当前位置:首页 > 警方提示

牢记开车不喝酒 喝酒不开车

发布时间:2018-02-23 10:58 发布者:嘉峪关市公安局 浏览次数:

  春节,华灯初上,万家团聚,许多人放下了一年劳碌在家纵享安宁,但也有些人因为一时贪杯而不得不身陷囹圄,他们,就是醉驾者。春节前夕,小编深入一线,实地探访湖北省武汉市交管局醉驾案件办理中心,近距离聆听这群无法回家的人们最真实却徒然的忏悔。

 

踏进门的那一刻,我就察觉到了异样。


这里人们脸上的阴郁,和春节的欢愉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 

  铁凳子上,一个50多岁的妇女正小声打着电话,“退票”“回不了”“严重”“别担心”等字眼在她颤抖的乡音里反复跳动,格外令人揪心,而她周围那些心事重重、口中念念有词的人们正在忖度、咀嚼着“刑拘”“传唤”“拘役”等可怕词汇的意义。

 

这群原本应该迎接红色春节的人们,此刻像在参加一场黑色的审判。


 

但我知道的是,他们不该是最沮丧的那群人。他们大多只是被通知来办手续的亲友,而最沮丧的人应该在那道窄窄的铁门后,披上显眼的红背心,等待着为自己犯下的错误埋下昂贵惨痛的一单。

 

陈可辛用短片《三分钟》勾勒了一位列车员与儿子的心酸短暂的相聚,而我们,则想用几个真实的小故事,为大家敲响春节里最沉重悠长的警钟。

 

 01前往看守所的大男孩 


 

  大男孩很年轻,才24岁,老实得近乎腼腆。如果不是羽绒服外套着的那件红背心,我很难将他和骇人的“刑拘”联系在一起。

  他才刚醒酒,脸上还有些疲惫,手里捏着几张告知书,不停用指尖摩擦,似乎不愿相信自己被捕的事实。但面前民警一句句密不透风的问询,让他坠回了现实——自己摊上了大事。

 

  他是13日晚盘查时被抓的。快要过节,他和几个朋友在一家餐馆里小聚,几小瓶毛铺下肚,他豪气地驾驶姐夫的车送朋友回家,结果刚开出200米就被拦下,酒精测试棒上冰冷的数字显示:醉酒驾驶。

 

  问起通知来办手续的家属是谁,他说:姐姐。

 

  大男孩父亲去世的早,他和母亲都在武汉努力打工,看得出过得并不好,即使临近春节,大多数人都已放假过节,但他母亲仍在打工。

 

  “母亲在上班,我不想告诉她。”男孩尴尬地笑了笑。或许,他觉得这是孝心的一种,但我并不认可。

 

  他在那个夜晚喝掉了一整个春节的酒,轰下的一脚油门让自己未来五年都无车可开。他口口声声为母亲着想,却把自己送进看守所里,留给辛劳的母亲一个孤独的春节,留给自己一个更加艰难的人生。

 

 02 前往拘留所的中年人 


 

  椅子上的中年人感觉自己很别扭。


 

  他时而局促地四下张望,时而低头一行行仔细读着法律文书。

 

  他长得很“凶”,脑门锃亮,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社会气。无证驾驶又醉酒驾驶的违法行为可以说是相当胆大妄为。但翻开他的记录,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如“白纸”般安分守己的好公民——他没有任何前科。

 

  13日晚,他喝酒后独自骑摩托回家,结果被查缉人员拦下,一查,不仅醉酒还无证。他感慨着自己“点儿背”,无证驾驶已经有一段时日了,一直都小心隐蔽着没被发现,但这次喝了酒上路却被逮住,实在是倒霉。

 

  我注意到他有一个8岁的小女儿,尽管没有过多提及,但我首先想到的是,这个注定会受到刑事处罚的中年人,在十几年后的未来必然会对女儿的择业产生不利的影响。

 

 “他会得到怎样的处理?”我悄悄问了问办案民警。

 

  “一般来说,会先送往拘留所行拘15天,再送到看守所刑拘7天,办取保候审后回家等消息,看法院怎么判,再拘役、坐牢什么的都有可能。”民警小声说。

 

  他依仗着运气,把侥幸看作理所当然,于是这一次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几十年的小心翼翼、遵纪守法化作了泡影。此前,他只是一个长得像坏人的好人;但在这个春节,他将先后被押往拘留所、看守所,甚至是监狱,比起一般的违法犯罪人员,可谓“履历”更加丰富。当然,这并非值得夸耀的事儿。

 

  看着他拘谨地走进侯问室,我心里感慨:

 

  法律面前,只有迟到的正义,没有永远的“幸运”,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。

 

 03 前往荒芜未来的公职人员 


 

  办案民警说,对一般人来说,拘留可能只是一时失去自由,但对于公职人员而言,拘留就意味着要失去一辈子的饭碗。

 

  他妻子的单位里就有一个公务员,喝酒后老实回家休息,隔天才开车,结果体内酒精含量仍旧很高,被查出醉驾导致丢了工作。

 

  这些年,他见过许多因醉驾而被开除的公职人员,那杯开车前饮下的白酒,对他们的职业生涯而言,无异于最猛烈致命的毒药,一经查出,无法回头。

 

  “打死我都不会喝酒后开车。”民警感慨着。我对此深以为然。

 

 04  


 

  来之前,我以为会遇到许多闹事的醉汉,许多哭嚎的司机,但真正来了之后,我才发现每个人都十分安静。他们是在医院醒酒后才送到这儿来的,或者说,他们在盘查现场被查出问题的那一刻,就已经被吓醒。

 

  走进侯问室,五、六个人围成一圈坐在铁栏后的长凳上。
 

  他们几乎都抱着双臂、低着头,眼神空洞又呆滞,有的等待着被带去做笔录,有的则等待着被转送到其他关押的场所。

 

  比如大男孩,他会被送进看守所,用缺席陪伴母亲的这段时光参悟什么是孝顺;比如中年人,他会被关进拘留所里,一边听着铁窗外人们过节的喧嚣,一边思考着令自己沦落于此的究竟是不是运气。

 

  他们原本都不是大奸大恶之人,却因为一时小小的冲动,犯下了足以改变自己甚至下一代人生轨迹的错误。

 

  办案中心外,一面由1000多块涉酒事故车和假牌套牌车的号牌做成的教育墙,和两辆醉驾车祸中的残骸车静静兀立着。在我眼中,这面墙不是蓝色而是嗜血的红色,这两辆车也并非残骸而是张着吃人大嘴的狰狞野兽。

 

 一位路过的大爷看着它们,若有所思。

 

  我无意再帮你划驾考时已经烂熟于心的重点,只想轻轻提醒你:


 

  愿酒桌上的欢愉不会成为你日后追悔莫及的源头,愿原本温馨的春节不会成为你人生最冰冷沮丧的回忆。


 

  我不希望下一个坐上这椅子的,是你。